白衣无吟

【【高考debuff长弧中!!!】】
【可能会时不时地冒头】
这里镯子!
到处混圈乱七八糟
【并不是只会写刀】
本命快新男神商君爱豆于二哥
墙头华福鼠猫吏青爱客哈斯GGAD修伞
嗯。。。没了
其实就是个小透明什么都不会【叉腰】
欢迎勾搭,你会得到一只蠢萌的镯子君♥

【神夏】 天台

*尽量原著风,ooc可能有
*cp华福福华可逆不可拆
*就是个取名废
*文中台词来着神夏203剧本
*其实这是我老早以前写的老文了,最近重新刷神夏看到203突然又想起来了于是就翻出来大修一下发了出来,供各位看官一乐。
*这篇着重小夏的心里感受,所以可能会觉得他并没有那么高于我们。他也是人,他不是万能的,虽然他自己说他不需要感情,但其实还是会有的,只不过他自己压抑的很厉害。
况且华生真的改变了他很多。
*求大家别嫌弃我的叨叨叨|ω・)

————————

by镯子

《天台》

我能感觉自己的手在微微发抖。
在Moriarty自杀的那一刻,我虽料到了这种情况也许会发生,但是依然有一丝的恐惧。最危险的时刻到了,成败就在此时。
我转头看了看血泊中Moriarty,又看了看天台的边缘,摸出手机给 Mycroft发了一个暗语。
不一会儿,Mycroft回了一个单词——

    "OPEN"

我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走上了天台边缘。
一句简单的"OPEN",将让原本平静的伦敦瞬间变得暗潮汹涌,这个单词,将改变太多东西……

    “叮叮——”

熟悉的手机铃声,是John打来的。我眯了眯眼,按下了接听键。

   “咔嗒”——

    “John”

我轻轻念道。

    “Hey,Sherlock,你没事吧?”
John的声音在手机中响起,与此同时,我看见他从楼下的一个出租车中钻了出来,样子看起来很焦急。

   “Turn around and walk back the way you came. ”
我如是说,他看上去有些搞不清楚情况。

   “我这就过来。”
然后他似乎是想跑进医院楼里,看样子是要来找我。
但是,不,John,让我再看看你……

   “照我说的做,please!”

   “where?”

   “停下,站在那里。”

   “Sherlock?”

   “OK,now, look up. I'm on the rooftop.”
之后,我便听到了John的一声惊呼。不,不要这样惊讶,对于我的各种破案方式,你不是应该习惯了的吗?跳楼也只是一种破案的方式罢了,对付Moriarty总是不得不使用一点与众不同的方式。

   “我。。。不能下来,所以我们只能这样说话了。”

考虑良久,我认为还是不能告诉他原因。毕竟,这次的计划我不想再把他卷进来,再为了我冒各种生命危险了。

    “What's going on?”John问到。

你很担心我吗?呵,不用担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你会回到你想要的普通人的生活,你会结婚生子,朝九晚五,安安心心。
久而久之,你也许只会将我当做你人生中一个突兀的闯入者,这两年半的时间,渐渐变成只是你大脑里的一段记忆。

   “我道歉,It's all true.”

   “What?”

   “Everything,他们说的所有事都是真的,是我捏造了Moriarty。”

   “你为什么要给我说这些?”

   “I'm a fake.”

我的声音有些呜咽,我没想到我竟然会哭。
John,我依然无法完全硬下心去骗你,在这一刻,大概是我这一生中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感性战胜了理性吧,为什么?John,你改变了我多少?

   “Sherlock。。。。。。”

   “报纸上一直说的没错。”

   “Sherl。。。”

    “不,听我说完。我要你告诉雷斯垂德,我要你告诉赫德森太太和茉莉……In fact, tell anyone who will listen to you……”

我顿了一下,接着说,

    “……我纯为私心编造了莫里亚蒂……”

    “OK, shut up Sherlock. Shut up…我们第一次,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不是就对我的姐姐了如指掌吗?”

听到他充满信任的话,我大概是笑了吧。
John,你是我认识的人中唯一一个那么相信我的能力的人……信任这种东西真是可怕……我……我只是一个众所周知的怪胎啊!

    “没人能有那么聪明。”

我的声音带着几分漠然。

    “You could.”

他却依旧坚定。

于是,我沉默了……John……我不忍心再骗这个如此相信我的人了……
呵,不对,我连心都没有,又怎么说得上忍呢。

我闭了闭眼睛,整理好自己的感情,如同说台词一般说着接下来的话。
我听到自己声音机械而又漠然,却仿佛再给楼下那个人的心上一把一把插着刀。

“我调查过你。我们见面前,我调查了能找到的一切来取悦你。这是只个圈套,魔术圈套。”

    “不是的,好了别说了。”

说着John想来找我。不,不行,那个东西决不能让你看到。

    “别动!”

    “好,好。”

    “Keep your eyes fixed on me.”

我把手伸了出去,隔空握住了他抬起来的手,感觉着他从远方传来的一丝温热的手温,好温暖……
谁又知道,外表冷酷孤傲的侦探,内心竟然如此渴望一个人的温暖,仿佛,他就是侦探全部。

    “求你了,能帮我做这件事吗?”

    “做什么?”

    “这个电话 是……是我的遗言,人们都这么干不是吗?留下遗言…………”

    “什么遗言?”John愣住了。

    “Goodbye, John.”

说完这句话后,我扔掉了手机,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然后……不顾John的叫喊,就这么躺了下去。
John,放心,我不会死的,底下有气垫,这只是一个小伎俩而已。但是……不能让你看到……

    “对不起。”

这是我在跳进气垫之前最后的想法。

    “OPEN”

    “OPEN”

    “OPEN”

    一切阴谋都会在一句开始后浮出了水面,这很好,但代价是……要暂时与伦敦说再见了,要与爱着我的人们说再见了。

    “再见Lestrade,再见Mrs Hudson,再见Molly……”

    “……再见……John。”

                 

评论(3)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