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无吟

【【高考debuff长弧中!!!】】
【可能会时不时地冒头】
这里镯子!
到处混圈乱七八糟
【并不是只会写刀】
本命快新男神商君爱豆于二哥
墙头华福鼠猫吏青爱客哈斯GGAD修伞
嗯。。。没了
其实就是个小透明什么都不会【叉腰】
欢迎勾搭,你会得到一只蠢萌的镯子君♥

【青山松柏】江山如画(2)

*每个星期都码点练手
*还是很短,很短很短|ω・)
*写着写着就不知道在写什么了。
*就不艾特了,写得太短不好意思【×】
*今天正好在下雨,多棒
*其实本来想开车【不你滚】

——————

雨水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

秦属水行,向来以黑色为尊,这秦宫,自然也以黑作为主色调。配上行色匆匆的宫人,总显得秦宫有些庄严和肃寂,让进入的人都不由得感到一阵压抑。

春雷炸响,今春的第一场雨便这样有些突兀地落下了。
雨声飒飒,静默无声。漫漫的细雨如针如丝,编织成一片,落在这秦宫中,给黑色的宫殿掩上了一层薄薄的青纱,若有若无,倒总算是将这份压抑冲淡了几分。
都说春雨连绵不绝,这场雨倒也的确印证了这一点。漫漫春雨不停不歇地狠狠下了一整天,仿佛想将这黑色洗净,但却反而让黑色更加纯净深邃。

那人不知何时出现在屋檐下,也不知已经在那儿站了多久。他一身白袍,杵地笔直,仿佛是这连绵大雨中的一道白色闪电,刺破了天,捅破了地,也撕裂了这顽固不化的黑。

良久

从他身后传来了轻轻地脚步声,他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转过身去,望向身后之人的眼。
那一瞬,一切锋芒,一切利刃,皆化作满江水,温暖如此春,再无半点刺人。

他面前之人一身黑衣,仿佛将要融入周围的环境。但他知道,两种黑色,是不一样的,秦宫的黑,沉默,死寂,不属于他;但他面前之人的黑,稳重,坚韧,将他托得牢牢地,如山岳一般,是只他一人拥有的黑。

不,也许也不对,他想道。

这个人属于秦国,是秦国的君主,他属于天下。
所以他一定会替他将这片天下收归入秦,这样,他便可以与他共同,立在这世界之巅!
他人的闲话又怎能惊扰到他,就算世人都不理解他,他只要他一人懂得,便可。
知己莫若如此。

“君上。”
“左庶长辛苦了。”

黑衣人自然而然地牵起白袍人之手,仿佛已经做过了千万遍。

屋外的春雨簌簌,击打在屋檐,宛若琴瑟的轻鸣。
也不知掩去了什么。

…………

评论(10)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