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无吟

【【高考debuff长弧中!!!】】
【可能会时不时地冒头】
这里镯子!
到处混圈乱七八糟
【并不是只会写刀】
本命快新男神商君爱豆于二哥
墙头华福鼠猫吏青爱客哈斯GGAD修伞
嗯。。。没了
其实就是个小透明什么都不会【叉腰】
欢迎勾搭,你会得到一只蠢萌的镯子君♥

【青山松柏】百世流年,岁月成碑(中)

*私设出没ooc出没
*借梗来自玄色的《哑舍》人鱼烛篇【其实写到后面已经和人鱼烛没什么关系了】
*其实前几天就该发的,然而我对于后面情节的字数估计出现偏差,再加上这几天作业多写到十一点。。。
*所以就先截了个中出来,下明天或者今天再晚点可能发
最后还是那句,被甜到了还是被捅刀了都请给个小红心呗❤

——————

早知道自己死后他一定过的不容易,但却没想到他竟是如此决绝。一道一道地解除了自己给他的保护,一点一点地亲手将手无缚鸡之力的自己交给了咸阳。
看着他在栎阳郊外的大吼,心中的某个地方一抽一抽地疼。老世族们都以为是他们打败了他,殊不知,却是他自投罗网。他是早打定主意,要以死护法了啊。

刑场上,他一脸从容地赴死。一句“尔等虽生犹死,卫鞅虽死犹生!”让他仿佛回到了年轻时的模样,还是一样的自信,还是一样的锋芒毕露。

…………

却没想到,地府对他的惩罚如此重。
新法之下死去的人的血债,都算到了他一人头上。

【判卫鞅堕入轮回,受尽人间百态,百世方能解脱。】

原来地府也是如此不公。
于是去要求让自己与他一同受罚,本就是自己一力扶持他推行新法,要罚也要一起罚。
却被告知,帝王之身不得转世。
这算什么?!

“君上莫要担心,百世而已,于地府,不过瞬息,鞅很快就回来。”

他在卸下了变法的担子后,便越发回归他年轻
时的脾气,但又同时有着看透了人世沧桑的淡然从容。
短短一句话,透着他极大的自信。
但是怎么可能答应!
于是自己在眼看着他跳入轮回之后,左右周旋向地府要到了到前往生世的通行令。

如果不能与他共同于轮回中沉沦,便让自己在他看不到的地方,继续保护着他。

…………

第一世

这一世他是一个和尚,法号慧尚。他侍奉着一个小小的,破旧的寺庙。

是因为他上一世的血债太多,所以要以这种方式来偿还么?
不过他的确是虔诚啊,一个人,孤独地守护这破庙,却从无怨言,甚至每当在佛祖面前做早晚课时,眼中都看不到一点杂念。

看着他,从小,长到大,然后渐渐老去。

然后,在某次下山化缘时,遇到了一个小乞丐,似乎和他很有缘呢。
于是他将他带回了寺庙,于是他成了他的徒弟,小乞丐变成了小和尚,赐法号,缘空。

来也空空,去也空空。

所以,在他找到了缘空以后,就好像是完成了什么使命一般,在某个不经意的晚上,安安心心地离开了人世。
除了自己。
看着他衰老的面孔,突然想起那时在函谷关的对话。
便不由自主地问道:
“人生,究竟有多长?”
本以为定不会有人回答,但没想到,在自己问了这句话后,他竟缓缓睁开眼,左右寻找,仿佛想知道是谁的声音。
于是,又问了第二次。

“人生,究竟有多长?”

他愣了好一会儿,才缓缓勾起一抹淡然的微笑,答道:
“岁月流年,时光匆匆,老衲一生无欲无求,此生,不过在青灯古佛间罢了。”
说完,他便闭上了那至死,都一片清澈的双眸,静静地去了。

…………

第二世

他是一位倍受敬仰的将军,他所带之兵,百战百胜,所向披靡。
但当自己找到他时,他却是在一处纷乱的战场。
他的军队被敌军打得节节败退。倒不是因为敌军如何强大,而是因为敌军首领,是他的亲弟弟。
两兄弟隔着铁骑黑林,遥遥相望。
只有一方能活下来。

兄弟反目,竟是如此残酷。

他的军队败退,便引得敌军乘胜追击。
于是他只能不断的逃,最终,他们将他逼到了一座悬崖边上。

身后是万丈深渊,面前是烽火连天。

“没想到,我这一生,竟败于此。”
他仰头,缓缓闭上眼睛,似乎颇有几分无奈。看着这样的他,自己轻轻飘到了他的面前,没有着急说话,而是仔细端详着这张年轻的面孔。
当时他只身来秦救老公叔,便大约是这个模样罢。

“商君,人生,究竟有多长?”

他猛地睁眼,恍惚间似是看见了一道黑色的身影,但当仔细想看清时,却只望见了不远处黑压压一片的铁骑。
大概是看错了吧……

正当自己准备问第二遍时,愣神的他终于开了口。
望了望身后的深渊,他突然大笑起来,笑声中带着不顾一切的洒脱。
“这乱世纷飞,纷扰不休,我这辈子的一切,不过是为了这国家安定。人生,便在这忠义二字之间罢!”
语罢,他看了眼将他团团围住的敌军,闭上眼,向后一躺,便轻飘飘地落向了身后的黑暗。那一瞬间,仿佛看见了当时那个义无反顾落入轮回的白衣男子。
是一样的吗?

…………

第三世

这一世的他是一个富家公子,却运气极差患了家族旧疾,从小便体弱多病,瘦弱难堪。
但他却有着一颗极为聪明的头脑。任何东西,只一遍便会,决不需教二遍。
因为这些种种原因,使他养成了一副清淡的性子,但这清淡中,却带着执着和孤傲。
十二岁时,他的聪明才智被宫中所知,于是,被招进宫中,成为了太子的伴读。本来自己还在担心他的性子会与太子犯冲,却没想到,他们俩竟然在第一次论道后,成为了无话不谈的知音。
知音啊……
原来,他也不一定像自己现象的那么需要自己的存在,没有了自己,总还是会有人代替自己站在那个位置上。

在宫里看着他与太子一天天长大,过着中间虽有波澜,却依然算得上平淡如水的日子。本以为这一世就这样过去,也不错。
但老天似乎总是不愿就这么放过他。

那一年,他十九,太子十七。
那一年,旧皇去世,太子登基。
那一年,平王子阳,也就是太子的二哥,企图以私改遗诏之方式,谋权篡位,未遂。
而后又联合太子的大哥,拥有西北军兵权的启王子璋,妄图起兵逼太子退位。
由于宫中纷乱,朝野不稳,周边夷狄也蠢蠢欲动。
于是,一时战乱四起,乱世将至。

最终力挽狂澜的,还是他。
以一己之力,只拿了中央军的兵符,运筹帷幄之中,轻轻松松,便挑掉了两位皇子布在明处暗处的所有力量。
真到像是他会做出来的事。

但没想到的是,他最终还是死于这场叛乱。
在他胜利后,班师回朝的那天晚上,死在了一尾黑漆漆的,涂着毒的羽箭上。
暗箭箭头上,刻着一个小小的,篆体的“岳”。
世人皆知,太子字岳,乃是与名中的“丘”字相对立。
而只有他,以及为数不多的几个人知道,太子从小便酷爱篆体,他甚至因为这个原因,专门学写了一手漂亮的小篆。

所以,在看见那个小字后,他的双眸中涌出几分不解,但很快便释然了。他悲哀的笑了笑,艰难地将身子转向皇城方向,深深地一稽首。

在这个过程中,自己无数次的想帮他,但最终,却连他一片衣袂都碰不到,摸到的,只是一片虚空。
这便是生与死的距离么。

看着他忍着痛苦,将他的全身上下收拾整齐,等待死亡的降临。自己几乎想立刻就去将那太子杀死。
这可能是自己这么多年,第一次有这种强烈想杀死一个人而后快的心情,只为了他。
想去问问那太子,为什么?!
他不是你的知音么?
你们不是如此好的好友么?
他的忠心不是那么明显么?
凭什么?
凭什么要杀他?!
你怎么敢?

“生生死死,原来不过一场空罢。”
气极之时,他突然出声。低着的头看不清他此时的神情。但自己却能感觉到,此刻围绕在他身边的,深深的,犹如实质的悲哀。

“你还有我啊。”
看着这样的他,自己不由地反驳,出口后才反应过来他并不能听到。
然而他却在自己说了这句话后突然抬起头。
在他无神的双眸中,看见了自己的倒影。
“你是谁?”
他惊讶的问道。
自己微微一愣,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一世的他,终究不是那一世的他啊。
还是不一样的。

“你认为,这人生,究竟有多长?”

他听到自己的问话,微微仰头,闭上了双眸,眼角流出一行清泪。
半晌,才睁眼,这时他的眼里,竟是无比清明。
定定地看着前方,他缓缓开口:
“也罢,便回答你。”

“我生于望族,却长于宫围之中;将一切交与子岳,却被这样抛弃,呵,人生啊,不过在这得失之间罢。”

说完,他就像用尽了一切力气一般,长叹一声,闭眼,再不会睁开。

果然,还是不一样的吧?

…………

之后的第四世,第五世……
……每一世都是这样,看着他的生,老,病,死。后来实在累了,倦了,便想躲开,不再去找他。
但也许是缘吧,本不想找他了,但他却反而像是在专程找自己一般,躲得再远,也会与他的转世相遇。
然而,有缘,无分。

再后来,对于时间的流逝已经麻木,对于转世轮回也不再是最初那般盼着数着。只觉得,静静地陪在他的身边,便好,其他已经无所求。

只不过,有时会想,在看过经历过这些红尘万丈,人间百态后,他,还会是他么?

商君,还是当时那个白衣胜雪的商君么?
还会,是他的松柏么?
青山从未离开,但松柏,又在何处?

————
*私以为其实一点都不虐,真的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