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无吟

【【高考debuff长弧中!!!】】
【可能会时不时地冒头】
这里镯子!
到处混圈乱七八糟
【并不是只会写刀】
本命快新男神商君爱豆于二哥
墙头华福鼠猫吏青爱客哈斯GGAD修伞
嗯。。。没了
其实就是个小透明什么都不会【叉腰】
欢迎勾搭,你会得到一只蠢萌的镯子君♥

【青山松柏】百世流年,岁月成碑(上)

*略架空,私设有,ooc有
*借梗来自玄色的《哑舍》人鱼烛篇
*其实想上下一章发的,但是写完这里忍不住了!【你滚】
*垃圾文笔姑娘们亲拍
*人称问题写的我胃疼,所以中间有点奇怪的话就无视吧【耶】
*上篇是糖,也许下篇就是刀咯
*如果被虐到了的话请务必给个小红心哟❤
——————

嬴渠梁还记得,那天他们畅谈后自己问的那个问题。
“商君……相信天命么?”
信奉法家为自身大道的他,对于天命,是怎么看待的呢?回想这二十年的轰轰烈烈,自己与他坚守诺言,一直到如今。
眼看着自己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而他的两鬓也爬上了越来越多的白。突然很想知道他对于这种东西的看法。
那时,他是怎么回答的呢?
“命?天命为何物?鞅只相信,事在人为。”
他的语气中,带着往常惯有的严厉和不容置疑的肯定。这倒是他的风格。岁月蹉跎他的肉体,却从未撼动他的心中之道义。
想到这里,不由得心头一热。
“好!渠梁敬你一爵!也谢你这二十年为秦国做的一切。”
“君上切莫言谢,你我之间何须这些繁琐之事。一爵酒,足矣!”
说罢,他举起手边的酒爵,与自己一同,一饮而尽。

“同心同德,永为知音!”
“君之热血,殷殷荐我!”

…………

再后来,便是在函谷关了。
其实早就知道自己定将不久于人世,离死亡越近,这种感觉反而越来越清晰。
但却执意要来函谷关一游,想看看这秦国东部之门户。
这是秦国抵御东方六国最重要的一道防线;这是老天赐予秦国的一道大门;这,也是他为秦国夺回来的,是他们迈向梦想终点的第一步。
眺望着关外的大河山川,知道自己已经迈不动下一步了,突然觉得老天真是太不公平,赐予了自己如此完美的一位大才,却只给了自己那么短的时间。
二十年,二十年如何让自己策马扬鞭横扫山东!
二十年如何让自己与他携手并进一统天下!
二十年的时间实在太短,太短……

遣散了其他人,只将他留下。与他并排伫立在函谷关之上,二人都没有说话。
想说的太多,出口时却什么也说不出,什么话在这时说似乎都不足以表达自己的心情。
“若苍天再予我二十载,我渠梁必驱铁骑驭雄师横扫函关之外! ”

“好!公若有朝一日冲出函关,横扫天下,鞅,必生死相随,永不相负!”

语罢,他双手一合,向我深深地一稽首。我连忙扶他起来,双眸对视中,我看到了他眼里含着却不愿落下的泪水。
看着这样的他,那时自己应该是笑了吧。
“呵,商君啊,这人生,到底有多长呢?”
他愣了一下,闭眼做沉思状,再抬头时,眼中已没了泪水,留下来的,只有那份至死不变的赤诚之心。
他突然大笑,仿佛又变回了当年那个还是魏国中庶子时的卫鞅,眼中的锋芒仿佛在闪着光。
“人生何其短暂,却又何其长久。君上,人生,就在你我之间。”
“公如青山,我如松柏,粉身碎骨,永不相负!”
听到他的话,心中空洞似乎圆满了,我满足地一叹,接上了他的话。
“信君如信我,终我一生,永不负君!卫鞅!谢了……”

…………
之后,大概自己是晕过去了吧,依稀听到了他焦急的大喊,还有小妹驷儿,以及大臣们的声音。
再醒来时,自己已经躺在了步辇上,四周围着这辈子最重要的几个人。他们的眼中似乎都带着几分水色,而他,却只是看着,甚至还带着些许笑意。
将自己的手伸出,他自然而然地紧紧抓住了,看着他,自己也露出了个笑容。

一切,尽在不言之中。

商君,渠梁,先去了……

…………

评论(18)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