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无吟

【【高考debuff长弧中!!!】】
【可能会时不时地冒头】
这里镯子!
到处混圈乱七八糟
【并不是只会写刀】
本命快新男神商君爱豆于二哥
墙头华福鼠猫吏青爱客哈斯GGAD修伞
嗯。。。没了
其实就是个小透明什么都不会【叉腰】
欢迎勾搭,你会得到一只蠢萌的镯子君♥

【快新】【华福】【微架空】交错轮回

第一次发文,有点小激动(*/∇\*)萌新文笔很渣求别嫌弃【趴
这是源于我的一个脑洞,如果神夏和名柯的世界线交错在了一起会怎么样
不太会写案子之类的,但是我会努力的!
大大们求轻拍,给我一点建议之类的最好啦(*/∇\*)
——————————关于设定————————————
*本文中华福俩人已经在一起辣,所以应该没有虐【诶嘿嘿
*设定是在日本,所以对于神夏是架空,对于名柯就不是了,所以我写的是微架空
*黑衣组织和抢潘多拉的组织是同一个
*时间线大概是神夏第二季以后,唔所以不会有神夏三的东西【虽然本来也没什么用……】
*其他的暂时没想到,就先这样Ծ‸Ծ
——————————我是正文的分割线——————————

序幕 轮回的开端

  “咯吱——”

  木门的呻#吟声在这死一般的寂静中显得有些刺耳。男人皱了皱眉,似乎也有些难受,但不知道是因为这声音,还是他满身那穿黑衣而不太明显的血迹。

  他轻轻敲了敲已经打开的木门 ,就当是想向门内人请求进入的示意。

  自然没有人回答。

  男人勾了勾唇,却因为这个答案有些高兴。接着他向前踏了一步,走进了房间。

  门内,是一片黑暗,巧妙的设计使得没有任何一束光线可以射入房间,所以让门内外就像是两个世界一般。男人眯了眯眼,适应了一会儿,才看清里面的事物。

  这是一个很小的房间,长宽都大约只有十英尺左右,四面和天花板被漆成了深灰色,并且,因为这是在地下,所以自然也没有窗子,房间的通风都是靠天花板上的一个小小的通风扇来维持。而在进门右手边的角落里,有一张折叠着的行军床。除此,再没有别的东西了。

  住在这里的人,脑子还没被憋出毛病的话,那还真是苦了他了。。男人这样想着,把目光扫向了左边靠门的角落里,然后,他愣住了。

  在那里,蜷着一个小小的人儿,那人依然穿着那件他常穿深褐色外套,浅金色的卷发有些脏,但依然服帖的躺在额前。一切都如自己离开之前的样子,唯一不同的,是他那藏在外套下消瘦得厉害的身子和隐约可见的伤痕。

  那人似乎睡着了,紧闭着的双眼上睫毛微微颤动。男人轻轻地走向他,半跪下来让自己和那人的持平。他细细地看着那人苍白的脸,勾起一抹苦笑,却没有立刻叫醒他,只是换了一个姿势,和那人并排着靠着墙壁,看着他的睡颜,期望着,这一刻就是永恒。

  但现实自然不可能是那样。在耳机的另一边的多次催促后,男人无奈的低声骂了几句,发现对对方没什么用后,便气哼哼地直接关掉了耳机的声音*,棱角分明的脸上出现了几分孩子气。

  房间里又安静了下来。男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侧过身,面对面地看向那人。看着他睡着了也没有放松下来的眉头,无声的,不知道念了句什么,然后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最终,将手轻轻放在了那人的头上,有些笨拙,但极其轻柔地摸了摸。感受到了身体上的接触,那人立刻就醒了,下意识的就要一拳往男人脸上打,但他没有碰到男人的脸,而是在中途被一只有力的大手给包住了,然后,就被拉进了一个熟悉又温暖的怀抱。在熟悉的气息中,他慢慢放松下来,无神的双眼突然变得波涛汹涌起来,最终,归为一片美丽的湛蓝。

  良久,两人分开,他借着男人有力的大手,站了起来,习惯性抬起头,望见的,便是男人碧绿的双眼里满满的柔情。

  于是,他微微一笑说道:

  "Sherlock,好久不见。"

  听到John的话,sherlock微微愣了一下,然后像是突然听到了什么有趣的事一样,大笑了起来。边笑着,边握紧了John的手,一把将他拉出了房间。也不再管这实验室还有没有敌人,就直接如平时急着破案一般,大步地带着John走向实验室出口,边走边用微微有些沙哑的嗓音说着:"欢迎回家,John。但是,说实话,你真的不适合说那么煽情的语言,一点感染性都没有,太蠢了。"

  虽然Sherlock嘴上是这么说着。但不知道为什么,借着越来越近的阳光,John却看到了Sherlock的眼角上,有微微闪过的几点亮光。于是,John也笑了起来,挑了挑眉,有些戏谑地说;"是是,我蠢,你还不是一样不变的那样口是心非。"

  听到John的话,sherlock的步伐一顿,接着却以更大的步子向门口走去,看起来是想要示意某人闭嘴,使得后面的John不得不小跑了几步才能跟上他的步伐。但这并没有当然堵住John的嘴,看着这个超级别扭的家伙,John非常不给面子地畅快地笑了起来。

  听到这里,在监视器另一头的两人终于松了口气,互相对视了一眼,都看懂了对方所想。

  是呢,有福尔摩斯,就必定有华生的相伴,那样,才是那个三年前有血有肉,活生生的Sherlock,否则,就不过是一台只能按既定模式来做的冷漠的机器罢了。

  "终于结束了!"和迈克罗夫特一同在监视器旁守了一天一夜的雷斯垂德向后仰,伸了个懒腰,感叹道。

  但是,在这个世界上,对于某些人来说,一件事情的结束,往往,却是另一件事情的开始,嘛,谁知道呢。

  同一时刻,英国伦敦桥上

  “呐,你也要回去了?”一个穿着浅蓝色休闲装,估摸着大约十七八岁的少年侧着脸问着趴在自己背上的小男孩。

  “废话。我都出来了一个多星期了,再不回去,小兰姐姐会骂死我的。”男孩瘪瘪嘴,露出一副“你知道的还问我干嘛”的表情瞪向少年的。。。。后脑勺。。。

  相顾无言。不知道为什么,在解密时互相争论,相互补充时,两人的话好像多的说都说不完似的;但当只有他们俩独处时,想说的话就像赖床一样,始终赖在嘴里出不来。最后,只能烂在肚子里不出来了。

  “。。。喂,快斗,回日本以后有时间可以来东京找我,我带你逛逛。”实在找不到话说的柯南,在两人沉默了良久后,干巴巴地憋出了一句话来打破有些尴尬的局面。

  “知道啦。不过,我觉得,要不了多久,我自己都会去东京一趟的。嘛,到时我去找你吧。”快斗耸了耸肩,双眼看着远方,说了句耐人寻味的话。语罢,他摇了摇头,加快了脚步,大步地背着柯南向前走去。

  “好啦想那么多干嘛,就跟再也不会见面一样,我们真的是才认识一个多星期吗,感觉认识几年的老朋友离别都不会这么伤感。”

  “滚滚滚,别说的就跟一见钟情一样,快走啦,今天睡个好觉,明天就可以回日本了。”柯南【恼羞成】怒。

  “我并没有说什么嘛,柯南你想象力真好~”快斗大笑。

  “滚!以后别再让我看到你!!”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行了!回去了!没看都要天黑了吗!!”

  残阳胜血,在金红色的余晖中,一大一小两个少年轻松地大步走着,就如双生子一般,互相信任,互相依赖,互相学习。他们注定会像滕蔓一样纠缠在一起。那是命运的羁绊,和必然,命运总是变幻莫测的,所以,他们只能期盼着,这种平静的日子长一点,再长一点。

 
——————————————
镯子是高中党,所以完全不保证更文时间,也许明天就更,也许一个月才更……但是我会尽量啦【打滚】

评论(6)

热度(16)